“辛雄,字世宾,陇西狄道人也”原文及译文赏析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45
  • 来源:咖啡年光文学吧

辛雄,字世宾,陇西狄道人也。父畅,汝南、乡郡二郡太守。雄有孝性,居父忧,殆弗成识。清河王怿为司空,辟为左曹。怿迁司徒,仍授左曹。雄居心平直,加以闲明政事,经其断割,莫不悦服。怿每谓人曰:“必也无讼,辛雄有焉。”历尚书驾部、三公郎。会沙汰郎官,唯雄与羊深等八人见留,余悉罢遣。

初,廷尉少卿袁翻以犯法之人,经恩竞诉,枉直难解。遂奏曾染传闻者,不问曲直,推为狱成,悉赓续理。诏门下、尚书、廷尉议之。雄议曰:“《年龄》之义,不幸而掉,宁僭不滥。僭则掉罪人,滥乃害善人。今议者不忍罪奸吏,使进出尽情,令阃人君子,薰莸不别,岂所谓赏善罚恶,严密隐恤者也?先人唯患察狱之不精,未闻知冤而不睬。”诏从雄议。

时诸方贼盛,而南寇侵境,山蛮作逆,孝明欲亲讨,以荆州为先。诏雄为行台左丞,与临淮王彧东趣叶城;别将裴衍,西通鸦路。衍稽留未进,彧师已次汝滨。逢北沟求救,彧以处罚作别,不欲应之。雄曰:“王执麾阃外,唯利是从,见可而进,何必守道?”彧恐后有得掉之责,要雄符下。雄以车驾将亲伐,蛮夷必怀震动,乘彼离心,无往不破,遂符彧军,令速赴击。贼闻,果自走散。

及尔朱荣入洛,河阴之难,情面未安,雄潜窜不出。孝庄欲以雄为尚书,门下奏曰:“辛雄不出,逝世活未知。”孝庄曰:“宁掉亡而用之,可掉存而不消也?”遂除度支尚书。

永熙三年,兼吏部尚书。时近习专恣,雄惧其谗匿,不克不及守正,论者颇讥之。孝武南狩,雄兼左仆射,留守京师。永熙末,兼侍中。帝入关右,齐神武至洛,于永宁寺大年夜集朝士,贵雄及尚书崔孝芬、刘庚、杨机等曰:“为臣奉主,匡危救乱。若处不谏诤,出不陪随,缓则耽宠,急便窜避,臣节安在?”乃诛之。

(节选自《北史·传记卷三十八》)

10.对以下句子中加点词语的解释,不精确的一项是()

A.严密隐恤者隐:隐蔽。

B.与临淮王彧东趣叶城趣:奔赴,前去。

C.彧师已次汝滨次:驻扎。

D.遂除度支尚书除:录用,授职。

11.以下各组句子中,分别注解辛雄“闲明政事”和“不克不及守正”的一组是()

A.①遂符彧军,令速赴击 ②雄兼左仆射,留守京师

B.①诏从雄议②雄潜窜不出

C.①诏雄为行台左丞②处不谏诤,出不陪随

D.①经其断割,莫不悦服②缓则耽宠,急便窜避

12.以下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懂得和分析,不精确的一项是()

A.辛雄,是陇西狄道人。他很有孝心,在他父亲去世守丧时代,由于悲哀过度,面庞枯槁,人们简直都认不出他来了。

B.辛雄在对袁翻他们处理案件发表本身的看法时,借助《年龄》的事理,指出要赏励大好人惩办坏人,做到案件审理的公平旦断。

C.辛雄看莅临淮王元彧不敢担义务去救济北沟,认为有隙可乘,趁着他们心志不分歧,主动命令给叛贼的部队以沉重的攻击,敕令火速前去进击。

D.由于辛雄具有很好的政治才能,孝庄皇帝力排众议,在不知辛雄着落时,照样授予了辛雄度支尚书的职务。

13.把第三大年夜题白话文浏览资估中画线的语句翻译成现代汉语。(10分)

(1)会沙汰郎官,唯雄与羊深等八人见留,余悉罢遣。(3分)

(2)先人唯患察狱之不精,未闻知冤而不睬。(3分)

(3)宁掉亡而用之,可掉存而不消也?(4分)

参考答案

10.A (隐,是哀怜的意思,《齐桓晋文之事》中有“王若隐其无罪而就逝世地,则牛羊何择焉”。)

11.D (“闲明政事”指的是对政事处理纯熟清楚,“不克不及守正”指的是不克不及逝世守节义。A.②说的是辛雄留守京师,不属于“不克不及守正”;B.①“诏从雄议”是辛雄建议的成果;C.①说的是辛雄担负职务的情况。)

12.C (给部队下敕令是临淮王元 请求辛雄做的,不是他本身主动做的。)

13.见“参考译文”中画线句。

(参考译文)

辛雄,字世宾,是陇西狄道人。他的父亲辛畅,曾做过汝南、乡郡两郡的太守。辛雄有孝敬晚辈的品性,他在父亲去世守丧时代,(由于悲哀过度)(人们)简直都认不出他来了。清河王元怿担负司空时,征召辛雄作了左曹。(后来)元怿升任司徒,仍授予辛雄左曹的职务。辛雄干事居心,公平允直,加上他施政干事纯熟精明,任务经过他的裁断,人们没有不甘拜上风的。元怿常常对人说:“要么没有诉讼,假设有辛雄就有明断的才能。”历任尚书驾部、三公郎。当时遇上精简郎官,只要辛雄和羊深等八人被留用,其他人全都被罢官遣送。

现在,廷尉少卿袁翻作为犯法的人,取得恩准屡次上诉,但却难以明辨长短。(袁翻)因而就上奏控告那些曾经传播飞短流长的人,说他们不问长短曲直,就把他堕入罪案,而又完全不加审理。皇帝下诏到门下、尚书、廷尉那边评论辩论这件事。辛雄群情说:“按《年龄》中的事理,断案假设掉误,宁可掉之于法律不严也不要滥用科罚。枉法法律不严会放过一些罪人,而滥用法却会伤害大好人。如今评论辩论这件事的人不忍心冒犯奸邪的官吏,使他们可以为所欲为,让君子和君子、功德和好事没有差别,这难道就是我们所说的要赏励大好人惩办坏人,要情义诚恳地同情并体恤他人吗?现代的人只担心审查案件不克不及精细,没有听解释知道有冤情却不审理的。”皇帝下诏允从了辛雄的建议。

当时各个处所的盗贼四起,而南寇又侵犯边疆,山中的蛮人作乱,孝明皇帝预备御驾亲征,拟先达到荆州。下诏让辛雄担负行台左丞,与临淮王元彧从东面赶赴叶城;偏将裴衍,从西面打通鸦路。裴衍拖延时间没有进步,元彧的部队曾经驻扎在汝水河畔。遇上北沟方面求救,元彧由于所部与北沟部队不属同一战区,不想救应他们。辛雄说:“您在外指示部队,凡是有益的事便可以做,见到合适的机会就要上前,何必逝世守战区划分的规定呢?”元彧害怕今后有掉误遭到责备,要辛雄发给兵符。辛雄认为皇帝将亲身挞伐,蛮夷的人必定心胸恐怖,趁着他们心志不分歧,就会无往而不堪,因而辛雄就给元彧的部队发了兵符,敕令火速前去进击。贼人听说后,果真自行逃散了。

当尔朱荣进入洛阳,制造了河阴之难时,人心不克不及安定上去,辛雄躲藏起来没有出来。孝庄皇帝想让辛雄作尚书,门下上奏说:“辛雄不出现,逝世活还不知道。”孝庄帝说;“宁可错在不知他着落时录用他,怎样能错在他还活着而不任用他呢?”因而发布了授予辛雄度支尚书的文告。

永熙三年,辛雄兼任吏部尚书。当时皇帝的亲信跋扈跋扈,辛雄害怕他们的谗言和谗谄,不克不及逝世守正道,评论的人很是讽刺他。孝武帝到南边征讨,辛雄兼任左仆射,留守京城。永熙末年,兼任侍中。皇帝逃入关内,齐神武帝到了洛阳,在永宁寺召集朝廷官员们,责备辛雄及尚书崔孝芬、刘庚、杨机等人说:“作为臣子侍奉君主,要挽救危难。假设处于朝廷以内不谏诤,皇帝外出不陪伴随往,平常平凡沉沦于争宠当中,有事便逃窜躲避,臣子的节义到哪里去了?”因而就杀掉落了辛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