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夜乐?冻云昏暗气象_柳永_翻译注释_赏析讲解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6
  • 来源:咖啡年光文学吧

【作品简介】

  《半夜乐·冻云昏暗气象》由柳永创作,被选入《宋词三百首》。这首《半夜乐》是柳永用旧曲创制的新声。全词共有一百四十四字,分为三片,写的是柳永渐江会稽一带舟游的情况。上片、中片都是写景,个中上片论述舟行的经历,中片描述舟中的见闻。下片则是写情,上两片的精力凝集当中展开抒怀。片与片之间结合甚紧,是一篇大年夜开大年夜阖的长调。


【原文】


  半夜乐·冻云昏暗气象


  作者:柳永


  冻云昏暗气象,扁舟一叶,乘兴离江渚。渡万壑千岩,越溪深处。怒涛渐息,樵风乍起,更闻商旅相呼,片帆高举。泛画?、翩翩过南浦。

  望中酒旆闪闪,一簇烟村,数行霜树。残日下、渔人鸣榔归去。败荷寥落,衰柳掩映,岸边两两三3、浣纱游女。避行客、害臊笑相语。

  到此因念,绣阁轻抛,浪萍难驻。叹后约、打发竟何据!惨离怀、空恨岁晚归期阻。凝泪眼、杳杳神京路。断鸿声远长天暮。


【注释】

  ⑴冻云:冬季浓厚聚积的云。

  ⑵扁舟:小船。

  ⑶万壑千岩:出自《世说新语·言语》:顾恺之自会稽归来,盛赞那边的山川之美,说:”千岩竞秀,万壑争流。“这里指千山万水。

  ⑷越溪:泛指越地的溪流。

  ⑸樵风:顺风。

  ⑹?(yì):泛舟。?是古书上说的一种水鸟,不怕风暴,善于飞翔。古时船家常在船头画泛画?首以图吉祥。

  ⑺望中:在视野里。

  ⑻酒旆:酒店用来招引顾客的旗幌。

  ⑼鸣榔:用木棍敲击船舷,以惊鱼入网。

  ⑽浣纱游女:水边洗衣劳作的农家男子。

  ⑾因:这里是”因而“,”就“的意思。

  ⑿绣阁轻抛:随便马虎摈弃了偎红倚翠的生活

  ⒀浪萍难驻:流浪翱翔如浪中浮萍一样行迹无定。

  ⒁后约:商定今后相间的日期。

  ⒂杳杳:悠远的意思。神京:指首都汴京。

  ⒃断鸿:掉群的孤雁。


【赏析】

  上片首句点明时令,交代出发时的气象。“冻云”句解释已届初冬,天公似酿雪,显得天色昏暗。“扁舟”二句写到本身,以“昏暗”的背景,反衬本身乘一叶扁舟驶离江渚时极高的兴趣。“乘兴”二字是首叠的主眼,从“离江渚”开端,直到“过南浦”,词人一向保持着饱满的游兴。“渡万壑”二句,概括交代了很长的一段路程,给人以“轻舟已过万重山”的轻盈感到。“怒涛”四句,写扁舟持续前行时的所见所闻。此时已从万壑千岩的深处出来,到了比较热烈的坦荡江面上,浪头渐小,吹起顺风,听见过往经商干事的船客彼此高兴地打呼唤,船只高洼地扯起了帆船。“片帆高举”是写实,也可想象出词人顺风扬帆时自力船头、怡然自乐的情状。“泛画?”的“?”,是一种水鸟,现代常画?于船头,这里以“画?”代指舟船。“翩翩”,轻盈的模样。“南浦”,南岸的水边。“翩翩”遥应“乘兴”,既写舟行的轻盈,也是心境轻盈的写照。从全部上片来看,柳永当时的心境是轻松高兴的。

  中片写舟中所见,一切景物都“望中”生发,时间是“过南浦”今后,已届傍晚,地点从溪山深处转到了南浦以下的江村。词人乘兴扬帆翩翩而行,饶有兴味地不雅赏着展示眼前的风景。“望中”三句写岸上,只见高挑的酒帘风中明灭,烟霭昏黄中模糊可见有一处村,其间点缀着几排霜树。“残日”句转写江中,渔人用木棒敲击船舷的声响把词人的留意力吸引了过去,发明残日映照的江面上,渔人“鸣榔归去”。接上去却见,浅水滩头,芰荷寥落;临水岸边,杨柳只剩下光溜溜的枝条;透过掩映的柳枝,看得见岸边一小群浣纱归来的男子。“浣纱游女”是词人描述的重点,他写意细描她们“避行客、害臊笑相语”的神情举止。眼前这摩肩相继浣纱游女,震动并唤醒了词人沉埋心底的各种思路,顿生羁观光役的感慨,真所谓因触目而惊心。全部中片承上启下,与下片存着内的无机接洽。

  下片由景入情,写的是去国离乡的感慨,用“到此因念”四个字展开。“此”字直承二叠末的写景,“念”字引出此叠的离愁别恨。“绣阁轻抛”,懊悔现在草率离家:“浪萍难驻”,慨叹此时浪迹异域。将离家称为“抛”,更“抛”前着一“轻”字,懊悔之意溢于言表;自比浮萍,又“萍”前安一“浪”字,关于眼下行迹不定的生活,不满之情见于字间。最让词人认为凄楚的是后会难期。“叹后约”四句,就是从不合的角度抒写难以与亲人聚会的感慨。  “叹后约”句遥昔时分袂时分,老婆严密丁宁,商定归期,而此时难以兑现。“惨离怀”二句一叹现时至岁暮,但还不克不及回家,因此只能空自遗憾;再叹今朝本身离老婆托身的京城汴梁,路途悠远,不容易达到,只得“凝泪眼”而长望。结语“断鸿”句,重又由情回到景上,望神京而不见,映入视野的,唯有空旷长天,苍茫暮色,听到耳中的只要离群的孤雁渐去渐远的叫声。这一风景,境地浑涵,所显示的氛围,与词人的情感非常合拍。“断鸿”句所写的是情中之景,侧重表示的是寄寓景物中的主不雅感触感染。下片把去国离乡的离愁和羁观光役的苦况写得令人读来心神惨淡。

  柳永词善于铺叙,上、中片写景,情感悠游不迫,笔调舒徐安闲,由论述转为描述。描叙内容也从天然景象转到社会人事,全体下层次清楚,铺排有序。末片抒怀,情感汪洋恣肆,一路事收,笔调也变得急促起来,抒写了悔现在、恨现的情感;接着的几句,环绕着“别易会难”这一中间,作多角度的反复抒写。音韵上,从“叹后约”句开端,用韵转密,如促节繁弦,正好适应了硬咽语塞、一吐为快的抒怀须要。写景,为抒怀铺垫;徐缓,为急骤蓄势。通篇转承天然、浑若天成,表现了柳永长调的凹陷长处。


【作者简介】

  柳永,(约987年—约1053年)北宋有名词人,婉约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。汉族,崇安(今福建武夷山)人,原名三变,字景庄,后改名永,字耆卿,排行第七,又称柳七。宋仁宗朝进士,官至屯田员外郎,故世称柳屯田。他自称“奉旨填词柳三变”,以毕生精力作词,并以“白衣卿相”自夸。其词多描述城市风景和歌妓生活,尤善于抒写羁观光役之情,创作慢词独多。铺叙描述,情形融合,说话浅显,乐律谐婉,在当时传播极端广泛,人称“凡是有井水饮处,皆能歌柳词”,对宋词的生长有严重年夜影响。更多唐诗宋词赏析敬请存眷小先生进修网的相干文章。


【宋词英译】


【词牌简介】

  《半夜乐》,唐教坊曲,后用为词牌。《乐章集》入“中吕调”。段安节《乐府杂录》:“明皇自潞州入平内难,半夜斩长乐门关,领兵入宫剪逆人,后撰此曲,名《还京乐》。”又有谓《半夜乐》与《还京乐》为二曲者。兹以柳永词为准。一百四十四字,分三段,前段、中段四仄韵,后段五仄韵。前段第四句是上一、下四句式。全曲格局展开,中段雍容不迫,后段则声拍促数矣。


【格律】

  (前片)

  仄平仄仄平仄,平平仄仄,平仄平平仄(韵)。

  冻云昏暗气象,扁舟一叶,乘兴离江渚。

  仄仄仄平平,仄平平仄(韵)。

  渡万壑千岩,越溪深处。

  仄平仄仄,平平仄仄,仄平平仄平平,仄平平仄(韵)。

  怒涛渐息,樵风乍起,更闻商旅相呼,片帆高举,

  仄仄仄、平平仄平仄(韵)。

  泛画?、翩翩过南浦。


  (中片)

  仄平仄仄仄仄,仄仄平平,仄平平仄(韵)。

  望中酒旆闪闪,一簇烟村,数行霜树,

  平仄仄、平平平平平仄(韵)。

  残日下、渔人鸣榔归去。

  仄平平仄,平平仄仄,仄平仄仄平平,仄平平仄(韵)。

  败荷寥落,衰杨掩映,岸边两两三三,浣纱游女,

  仄平仄、平平仄平仄(韵)。

  避行客、害臊笑相语。


  (后片)

  仄仄平仄,仄仄平平,仄平平仄(韵)。

  到此因念:绣阁轻抛,浪萍难驻。

  仄仄仄平平仄平仄(韵)。

  叹后约打发竟何据?

  仄平平、平仄仄仄平平仄(韵)。

  惨离怀、空恨岁晚归期阻,

  平仄仄、仄仄平平仄(韵)。

  凝泪眼、杳杳神京路,

  仄平平仄平平仄(韵)。

  断鸿声远长天暮。


  解释:词牌格律与对比例词交错分列。格律应用宋体字付梓,例词应用斜体字付梓。词牌符号含义以下:

  平:填平声字;仄:填仄声字(上、去或入声);中:可平可仄。逗号“,”和句号“。”:表示句;顿号“、”:表示逗。粗体字:表示平声或仄声韵脚字,或可押可不押的韵脚。下划线:领格字。『』:例尴尬刁难偶;〖〗:例作叠韵。